• <center id="y9kf0"></center>
    <form id="y9kf0"></form>
  • <var id="y9kf0"><code id="y9kf0"></code></var>

        学院动态

        学术观点

        2019年春季第八次宏观经济研讨班

        文章来源: 发表时间:2019-06-25 19:54:16点击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翁丽影)6月19日晚上19点30分,经济学院2019年春季第八次宏观经济研讨班在经济学院402会议室举行,我院教师徐长生、范红忠、易鸣参加研讨。我院博士研究生张凯霞和邹建文汇报了自己的工作论文。

        首先,博士研究生张凯霞作了题为《空气污染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来自中国工业企业的证据》的报告。张凯霞介绍道,中国的环境问题日趋严重,糟糕的空气质量不仅严重损害人们的生理健康,还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然而,不少地方政府将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对立起来,并以追求经济增长为首要目标,缺乏环境政策实施与监督的动力,使得许多环境政策未能有效落地实施。张凯霞认为厘清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是否相互对立很有意义。她将多种空气污染物的数据(如PM2.5,AQI,PM10,SO2)与中国工业企业数据进行匹配,首次通过断点回归方法考察空气污染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借助秦岭-淮河分界线以北冬季供暖政策带来的空气污染空间不连续性,能够有效分离出空气污染与企业生产率之间的反向因果关系。研究发现:第一,糟糕的空气质量会显著降低企业生产率,该结论通过引入相应控制变量、选择不同带宽及执行变量多项式、选择不同的空气污染物以及剔除迁移的样本企业等稳健性检验后依然成立。第二,通过异质性分析,发现企业生产率的损失在技术密集程度较低、低市场竞争性较低、行业污染程度较高以及非国有企业的组别中体现得更明显。第三,空气污染通过危害人体心理健康、挤占企业研发投入资金、造成资源错配以及造成企业劳动供给流失等途径抑制企业生产率。

        张凯霞与参加研讨班的师生进行了互动。范老师认为机制研究有一定的意义,但是空气污染究竟是通过哪些途径影响企业生产率似乎很难说清。张凯霞回应称除了文中提到的四个机制,确实可能存在其他的机制,研究时也只能从文献中总结学者大多认同的机制。徐睿涵同学认为异质性分析时市场竞争程度高低的结果和国企非国企的结果感觉有点矛盾,一般认为非国有企业的市场竞争程度高,但空气污染对生产率的损失在市场竞争性较低和非国有企业中体现得更明显。

        接着,博士研究生邹建文汇报了题为《高阶收入风险、收入流动及其福利影响》的工作论文。邹建文认为,居民消费不足与不平等不断扩大是这几十年中国经济面临的两大重要问题。在国际贸易战频繁、国内资本积累已经过度的背景下,促进居民消费是扩大内需的根本途径。而现有的对中国居民预防性储蓄的研究往往对收入冲击做正态分布的假设,既不能很好地拟合收入分布(忽略了高阶收入风险),也不能很好地拟合收入流动。邹建文基于CFPS 2010、2012、2014、2016年四期的面板数据,CHFS 2011、2013、2015年三期的面板数据描述了中国居民的收入动态和收入流动的典型化事实,并证明了中国居民面临着高阶收入风险。并建立经验模型用一般化的Markov过程刻画收入动态和收入流动。进一步地,他还基于生命周期模型的结构估计,研究了其对中国居民预防性储蓄、消费流动、财富流动的影响。研究发现基于混合正态分布的收入冲击能够较好地刻画收入动态和收入流动,发现高阶收入风险的存在会降低收入流动性,更重要的是,会显著提高低收入组的收入停滞风险;并且高阶收入风险会引起额外的预防性储蓄行为。

        最后,邹建文与参加研讨班的师生进行了互动。徐老师问什么是高阶收入风险,要如何理解高阶收入风险的研究。邹建文回答道,以前用正态分布刻画冲入冲击时最多关注到二阶矩,现在用混合正态分布来刻画,关注三阶矩、四阶矩,研究高阶收入风险,就是关注个体更容易受到负向冲击、更容易受到极端(尾部)冲击的情况。易老师认为混合正态分布比正态分布本来就要一般,后者是前者的一个特殊情况,前者拟合数据本来就要更好。

        微信公众号

        爵士棋牌
      1. <center id="y9kf0"></center>
        <form id="y9kf0"></form>
      2. <var id="y9kf0"><code id="y9kf0"></code></var>